全国服务热线:
QQ913605975
您的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

西安火车站黑票点:自制白条车票非法营运跑长

作者:法国赌场 发布于:2020-11-19 13:47 点击量:

  车票,既是乘客乘车的凭证,更是乘客维权的保证。然而,一些黑票点仅出具一张自制车票,就能让乘客乘坐非营运大巴车。面对检查,他们如何逃避?非营运车或手续不全的车辆又是如何将自己“洗白”,并堂而皇之地“营运”。近半个月来,华商报记者在西安火车站广场及其附近进行了暗访。

  2017年春运1月13日正式开始。每年春运,各级政府、相关执法部门都在关注春运安全,“严”查下的春运安全到底做得怎么样?1月16日,华商报记者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由西安发往汉中方向的车辆,进行了暗访。

  1月16日中午12时左右,华商报记者扮作旅客,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从西安火车站出站口出来。有中年妇女上前询问:“师傅到哪里?去汉中不?去汉中不?”

  中午12时58分,记者先进入火车站广场,再向西绕至游客服务中心。记者扮作一名刚下火车的旅客,一边假装打电话,一边经过火车站广场向南走。在铁栅栏附近,一名穿黑衣服的男子挡住记者的去路问“坐车不,到哪里去”。记者没有回答,该车托就一直跟着,跟了一会看记者实在没有想坐车的意思,就离开了。这时,又来了一名穿红衣服的女车托,一边四处张望,一边凑到记者身边问:“师傅,你到哪里去?我们这里有去汉中的,如果你想去现在就发车,车票还可以再便宜一些。”该女车托正说时,三名携带防爆盾牌的警察走来,女车托立即装作没事的样子,穿过马路离开。

  就这样,车托第一次试图拉记者走失败。因为记者拉着一个行李箱,这个明显的标志还引起其他车托的注意。

  13时05分,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来到陕西省西安汽车站门口,这时有个车托来到记者面前,问去汉中不,为了假装摆脱车托,记者在汽车站里转了一圈,返回加州牛肉面馆门口,假装大声给家人打电话,这时几名中年妇女车托又上前询问:“走不,如果走就快点,马上发车”。

  虽然西安火车站广场区域从去年8月电视问政以来,环境治理有了明显好转,但华商报记者暗访发现,火车站广场车托拉客现象依然存在。记者注意到,类似这种情况,身边的不少旅客都会遇到。

  在线人的提示下,为了更进一步找到黑票点,华商报记者通过电话找到这些车托的上线。记者拿出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发的电话名片,进行电话联系。

  车托:就在原来的老地方上车。(警惕性很强)

  华商报:我听不清在哪,我每次来西安就分不清东南西北,只知道个大体,不知道具体位置。上次也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。(为打消对方疑虑,华商报记者用汉中话)

  车托:就是原来的老地方。你咋说的话不像汉中话,你去哪里的吗?

  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沿着城墙向东走,在火车站管委会门口,一名中午妇女把记者和其他三名拉着箱子的人员拦住,不停地问去汉中不,如果去的话现在就跟她走,车票还可以商量。

  因为其他三名旅客没有同意,为了找到线人提供的“黑”售票点,记者以不安全为由,拒绝了该中年妇女的再三纠缠。到了尚俭门,记者再次拨打车托的电话,车托说:“你电话别挂,从尚俭门再往南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公交站牌,你在那里等。”记者按他的要求走了十几米远,这时车托在电话里突然说“别走了,别走了,我看到你了,你再返回来顺着城墙走,就看到我了”。(据内线介绍,这是车托故意使用的方法,主要目的是检测一下来乘车的人是不是顾客)。

  华商报记者正在与车托通话时,一名穿黑色羽绒服的短发中年妇女跟记者打招呼:“一个大老爷们还找不到地方,你以前在这里坐过没有?很多汉中的乘客都知道这个地方,你咋不知道啊?”该女车托边带着记者走边试探记者的底细。记者说:“你们的电话是一个乡党给我的,以前都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,现在这样找肯定找不到地方啊!”该中年妇女边说,边把记者领到距尚俭门东约50米处的一排小房子里。

  据内线介绍,前几年车托直接在火车广场强行拉客,非常猖狂。近几年随着整治力度加大,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叫座少了,为了圈定一些固定客人,车托就印了很多联系名片。来自汉中、城固、洋县方向的人员,很多人有这些名片。这一排简易房子,就是黑票点的根据地。

  这些小房子坐南朝北,是破烂的铁皮简易房,门口停着三辆三轮摩托车,还有一辆电动车。门面房里支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有一沓白色票据。门口站着三名男子,其中一名为放风者,不时骑着电动车前后左右跑一下,观察周围动向。还有一男子主要负责骑三轮车送乘客。另一男子不停地接着电话,从对话中能听出来是联系乘客。这时,2名男乘客、1名女乘客已购票等待乘车。

  车托对着桌子前面的人员说:“这师傅是去汉中,给来张票!”

  车托:现在快过年了,座位紧张,90元也不贵,你去城西客运站的线元都能坐车。

  这时,旁边站着的两男子也附和着说:“师傅,这都啥时候了,都是快过年的时候了,票价都在涨,现在到哪里都是这个价,90元!年后肯定便宜,有时还60元呢!”

  交钱后,女车托从一沓票中撕下了一页,华商报记者看了一下,这些票都是自己印刷的,上面写着白底红字的“西汉高速专线订票”,“西安至洋县、至城固、至汉中”,车托在汉中二字上打上了钩。

  看到如此简易的票,华商报记者问:“这票能报销不?”车托说:“90元你还要咋报啊!你找个其它票报吧!”

  华商报记者问:“啥时候能发车?”车托说:“快了快了,再等最后一个人来!”

  这期间,男车托多次和大巴车那边的负责人通话,让再等等,就最后一个人。

  大约过了5分钟,一辆摩托车载着一名提行李的男子赶来,女车托问男子到哪儿,男子回答到汉中,男子交了100元,车托说,现在车票都涨了,到汉中就这些钱。说完没有给男子找钱,也没有给他票。看来在这里票价上下浮动较大。

  该男子到来后,一男车托立即催促大家上了旁边停放的电动三轮车。

  11月16日13:40,华商报记者坐上了电动三轮车,经过尚勤门行驶到建华路,最终到达建华路上一个大院子,里面停满了绿色的大巴车。下了三轮车后,另外一男子立马上前验车票,记者把刚才花90元买的票给他,男车托看过后将票收走。记者问:“你把票收走了,现在手里连张票都没有可咋办?”车托说:“这票就是一张白纸,又报销不了,你坐上车把你送到汉中就行了,你要票干啥?”(记者上车后,问过身边几名乘客,都说没有票。一乘客说:“这都是黑车黑跑,哪里有票?”。)

  车托催促乘客将大件的行李放至车牌号为陕AY2730的绿色大巴车左侧的空间里。未带行李的乘客直接上车。上车后记者数了一下,前后大约有十五排,每排分左右两侧各两个座位。由于人太多,座位坐满后,有一名乘客只能坐到乘务员的椅子上。

  华商报记者悄悄问周围乘客等了多久,一乘客说等了半个多小时了。

  人坐满后,大巴车出了院子,向北行驶出了建华路,向东到了含元路,一路向东上了西安高架快速干道。这时司机大声问有多少到洋县的,有不少乘客举手示意。因为乘务员的座位上已坐上乘客,整个车上只有司机。

  有乘客跟司机开玩笑:“你这司机当的,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。”司机边开车边笑着回答:“我就是个司机,人家把人找来,装满后,让咱往哪里开,咱就往哪里开。”就这样,大巴车经过十里铺上了高速,通过绕城高速,进入西汉高速。至此,这辆载满乘客的大巴,绕过所有检查,开往汉中方向。经过车托这样散拉乘客,正规车站里的安检、危险品检查等,在这里都被省去了。如此重大安全隐患,在运政执法、公安执法眼皮底下,成了“汉中线营运车”。

  一辆普通大巴车,在没有正规车票,没有正规的营运证等情况下,乘客怎么可能上车?又是怎么躲过相关部门的检查?

  据线人介绍,虽然这几年生意越来越难做,但还有空间,所以车托在火车站周边还有很多。而且车托大都认识火车站及附近相关执法单位的工作人员。线人介绍,每年春运及旅游旺季,类似这种将车停在外面到火车站来拉客的现象比较普遍。黑大巴偷偷停在停车场。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及其周边拉客,黑票点通过卖自制的车票让乘客掏钱。在临上车时,以检票的名义将这些私自印刷的车票收回去,这样乘客手里就没有了任何凭证,即使发生意外或者乘客投诉,也没有证据。

  车托能直接把乘客放到牌号为陕AY2730的绿色大巴上跑长途,在华商报记者半个月的跟踪采访中并非个案。1月17日,华商报另一路记者还是从西安火车站出口出来拉着行李箱,在途经火车站广场时被车托拦住。获悉要去汉中,车托一边领着乘客,一边讲着价位,最后以每人90元的价格成交。到尚俭门时,车托领着乘客路过尚勤门后,在黑票点同样以90元的价位购买了自制的白条车票后,直接将乘客及记者拉到含元路一家停车场。一名司机介绍,他们的车是一些车托老板临时租来的,每年春运前,火车站周边都是这个情况,他们作为司机,车托老板电话通知到哪他们就到哪。车托按人头直接给大巴车老板结账,他们这些司机都是领工资的。

  华商报记者问:“这样跑就不怕查?”司机说,肯定怕查,所以才偷偷躲在正规的停车场。等乘客坐满后,直接往灞桥方向开,一直将车开到绕城高速后,才算松了一口气,期间根本不敢停车。

  据线人介绍,火车站周边的太华路、含元路有多个大型停车场停的不少大巴车,其实就是跑私活的。

  车票,既是乘客乘车的凭证,更是乘客维权的保证。然而,一些黑票点仅出具一张自制车票,就能让乘客乘坐非营运大巴车。面对检查,他们如何逃避?非营运车或手续不全的车辆又是如何将自己“洗白”,并堂而皇之地“营运”。近半个月来,华商报记者在西安火车站广场及其附近进行了暗访。

  2017年春运1月13日正式开始。每年春运,各级政府、相关执法部门都在关注春运安全,“严”查下的春运安全到底做得怎么样?1月16日,华商报记者以普通旅客的身份乘坐由西安发往汉中方向的车辆,进行了暗访。

  1月16日中午12时左右,华商报记者扮作旅客,拉着一个小行李箱从西安火车站出站口出来。有中年妇女上前询问:“师傅到哪里?去汉中不?去汉中不?”

  中午12时58分,记者先进入火车站广场,再向西绕至游客服务中心。记者扮作一名刚下火车的旅客,一边假装打电话,一边经过火车站广场向南走。在铁栅栏附近,一名穿黑衣服的男子挡住记者的去路问“坐车不,到哪里去”。记者没有回答,该车托就一直跟着,跟了一会看记者实在没有想坐车的意思,就离开了。这时,又来了一名穿红衣服的女车托,一边四处张望,一边凑到记者身边问:“师傅,你到哪里去?我们这里有去汉中的,如果你想去现在就发车,车票还可以再便宜一些。”该女车托正说时,三名携带防爆盾牌的警察走来,女车托立即装作没事的样子,穿过马路离开。

  就这样,车托第一次试图拉记者走失败。因为记者拉着一个行李箱,这个明显的标志还引起其他车托的注意。

  13时05分,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来到陕西省西安汽车站门口,这时有个车托来到记者面前,问去汉中不,为了假装摆脱车托,记者在汽车站里转了一圈,返回加州牛肉面馆门口,假装大声给家人打电话,这时几名中年妇女车托又上前询问:“走不,如果走就快点,马上发车”。

  虽然西安火车站广场区域从去年8月电视问政以来,环境治理有了明显好转,但华商报记者暗访发现,火车站广场车托拉客现象依然存在。记者注意到,类似这种情况,身边的不少旅客都会遇到。

  在线人的提示下,为了更进一步找到黑票点,华商报记者通过电话找到这些车托的上线。记者拿出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发的电话名片,进行电话联系。

  车托:就在原来的老地方上车。(警惕性很强)

  华商报:我听不清在哪,我每次来西安就分不清东南西北,只知道个大体,不知道具体位置。上次也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。(为打消对方疑虑,华商报记者用汉中话)

  车托:就是原来的老地方。你咋说的话不像汉中话,你去哪里的吗?

  华商报记者拉着行李箱沿着城墙向东走,在火车站管委会门口,一名中午妇女把记者和其他三名拉着箱子的人员拦住,不停地问去汉中不,如果去的话现在就跟她走,车票还可以商量。

  因为其他三名旅客没有同意,为了找到线人提供的“黑”售票点,记者以不安全为由,拒绝了该中年妇女的再三纠缠。到了尚俭门,记者再次拨打车托的电话,车托说:“你电话别挂,从尚俭门再往南走几十米就是一个公交站牌,你在那里等。”记者按他的要求走了十几米远,这时车托在电话里突然说“别走了,别走了,我看到你了,你再返回来顺着城墙走,就看到我了”。(据内线介绍,这是车托故意使用的方法,主要目的是检测一下来乘车的人是不是顾客)。

  华商报记者正在与车托通话时,一名穿黑色羽绒服的短发中年妇女跟记者打招呼:“一个大老爷们还找不到地方,你以前在这里坐过没有?很多汉中的乘客都知道这个地方,你咋不知道啊?”该女车托边带着记者走边试探记者的底细。记者说:“你们的电话是一个乡党给我的,以前都是你们把我从火车站广场拉走的,现在这样找肯定找不到地方啊!”该中年妇女边说,边把记者领到距尚俭门东约50米处的一排小房子里。

  据内线介绍,前几年车托直接在火车广场强行拉客,非常猖狂。近几年随着整治力度加大,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叫座少了,为了圈定一些固定客人,车托就印了很多联系名片。来自汉中、城固、洋县方向的人员,很多人有这些名片。这一排简易房子,就是黑票点的根据地。

  这些小房子坐南朝北,是破烂的铁皮简易房,门口停着三辆三轮摩托车,还有一辆电动车。门面房里支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有一沓白色票据。门口站着三名男子,其中一名为放风者,不时骑着电动车前后左右跑一下,观察周围动向。还有一男子主要负责骑三轮车送乘客。另一男子不停地接着电话,从对话中能听出来是联系乘客。这时,2名男乘客、1名女乘客已购票等待乘车。

  车托对着桌子前面的人员说:“这师傅是去汉中,给来张票!”

  车托:现在快过年了,座位紧张,90元也不贵,你去城西客运站的线元都能坐车。

  这时,旁边站着的两男子也附和着说:“师傅,这都啥时候了,都是快过年的时候了,票价都在涨,现在到哪里都是这个价,90元!年后肯定便宜,有时还60元呢!”

  交钱后,女车托从一沓票中撕下了一页,华商报记者看了一下,这些票都是自己印刷的,上面写着白底红字的“西汉高速专线订票”,“西安至洋县、至城固、至汉中”,车托在汉中二字上打上了钩。

  看到如此简易的票,华商报记者问:“这票能报销不?”车托说:“90元你还要咋报啊!你找个其它票报吧!”

  华商报记者问:“啥时候能发车?”车托说:“快了快了,再等最后一个人来!”

  这期间,男车托多次和大巴车那边的负责人通话,让再等等,就最后一个人。

  大约过了5分钟,一辆摩托车载着一名提行李的男子赶来,女车托问男子到哪儿,男子回答到汉中,男子交了100元,车托说,现在车票都涨了,到汉中就这些钱。说完没有给男子找钱,也没有给他票。看来在这里票价上下浮动较大。

  该男子到来后,一男车托立即催促大家上了旁边停放的电动三轮车。

  11月16日13:40,华商报记者坐上了电动三轮车,经过尚勤门行驶到建华路,最终到达建华路上一个大院子,里面停满了绿色的大巴车。下了三轮车后,另外一男子立马上前验车票,记者把刚才花90元买的票给他,男车托看过后将票收走。记者问:“你把票收走了,现在手里连张票都没有可咋办?”车托说:“这票就是一张白纸,又报销不了,你坐上车把你送到汉中就行了,你要票干啥?”(记者上车后,问过身边几名乘客,都说没有票。一乘客说:“这都是黑车黑跑,哪里有票?”。)

  车托催促乘客将大件的行李放至车牌号为陕AY2730的绿色大巴车左侧的空间里。未带行李的乘客直接上车。上车后记者数了一下,前后大约有十五排,每排分左右两侧各两个座位。由于人太多,座位坐满后,有一名乘客只能坐到乘务员的椅子上。

  华商报记者悄悄问周围乘客等了多久,一乘客说等了半个多小时了。

  人坐满后,大巴车出了院子,向北行驶出了建华路,向东到了含元路,一路向东上了西安高架快速干道。这时司机大声问有多少到洋县的,有不少乘客举手示意。因为乘务员的座位上已坐上乘客,整个车上只有司机。

  有乘客跟司机开玩笑:“你这司机当的,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。”司机边开车边笑着回答:“我就是个司机,人家把人找来,装满后,让咱往哪里开,咱就往哪里开。”就这样,大巴车经过十里铺上了高速,通过绕城高速,进入西汉高速。至此,这辆载满乘客的大巴,绕过所有检查,开往汉中方向。经过车托这样散拉乘客,正规车站里的安检、危险品检查等,在这里都被省去了。如此重大安全隐患,在运政执法、公安执法眼皮底下,成了“汉中线营运车”。

  一辆普通大巴车,在没有正规车票,没有正规的营运证等情况下,乘客怎么可能上车?又是怎么躲过相关部门的检查?

  据线人介绍,虽然这几年生意越来越难做,但还有空间,所以车托在火车站周边还有很多。而且车托大都认识火车站及附近相关执法单位的工作人员。线人介绍,每年春运及旅游旺季,类似这种将车停在外面到火车站来拉客的现象比较普遍。黑大巴偷偷停在停车场。车托在火车站广场及其周边拉客,黑票点通过卖自制的车票让乘客掏钱。在临上车时,以检票的名义将这些私自印刷的车票收回去,这样乘客手里就没有了任何凭证,即使发生意外或者乘客投诉,也没有证据。

  车托能直接把乘客放到牌号为陕AY2730的绿色大巴上跑长途,在华商报记者半个月的跟踪采访中并非个案。1月17日,华商报另一路记者还是从西安火车站出口出来拉着行李箱,在途经火车站广场时被车托拦住。获悉要去汉中,车托一边领着乘客,一边讲着价位,最后以每人90元的价格成交。到尚俭门时,车托领着乘客路过尚勤门后,在黑票点同样以90元的价位购买了自制的白条车票后,直接将乘客及记者拉到含元路一家停车场。一名司机介绍,他们的车是一些车托老板临时租来的,每年春运前,火车站周边都是这个情况,他们作为司机,车托老板电话通知到哪他们就到哪。车托按人头直接给大巴车老板结账,他们这些司机都是领工资的。

  华商报记者问:“这样跑就不怕查?”司机说,肯定怕查,所以才偷偷躲在正规的停车场。等乘客坐满后,直接往灞桥方向开,一直将车开到绕城高速后,才算松了一口气,期间根本不敢停车。

  据线人介绍,火车站周边的太华路、含元路有多个大型停车场停的不少大巴车,其实就是跑私活的。

法国赌场

上一篇:订制自动卷帘门双城供应厂家工艺知识全解

下一篇:畅快视觉享受LOVEUSER电子电工带来臻享体验

法国赌场 - 立体车库 - 立体停车场 - 关于我们 - 产品中心 - 新闻资讯 - 联系我们 -

法国赌场 版权所有 站长统计 技术支持: 网站地图